设为首页  |   加入收藏  |   留言板  
邮 箱: 密 码: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>网上文库>小说

票之殇--蓝裕勤

发布时间: 2015-03-31 12:01:21   作者:   来源: 市文联

 

这是一个炎热的夏日。烈日炎炎,知了叫得正欢,不知是知了在为高温呐

喊,抑或是高温在为知了助威,街上的行人顿生火上浇油的感觉。渐渐地,知了的叫声都变得滞涩沙哑起来,猛烈的太阳像要把大地烤焦。

公共汽车站旁,一位戴着时髦太阳镜,衣着时尚,肩跨精致小坤包的女士带

着她不满十岁的小女儿,艰难地挤上了姗姗来迟的公交车。辛亏车上有空调,一阵凉爽的风吹来,她们都舒了口气。妈妈环顾四周,车厢里还不算太挤,车厢的后部还空着两个座位,那是最不舒服的两个座位,不过总算聊胜于无吧。妈妈牵着女儿的小手,艰难地挤过去。车子刚一启动,小女儿踉踉跄跄地不小心踩着某个人的脚,引来一阵责骂声,妈妈小声地道歉着,终于坐上了座位。

车开得很慢,像爬树的蜗牛,一步一步地往前挪。好不容易到了下一站,上来一位衣衫破旧但干净整洁的老妇人。她缓慢地移动着,一点点地向车的后部挪去。每挪一步,她都要喘着粗气,并且不停地咳嗽,她的拐杖似乎都没有起到什么作用,周遭的人都厌恶地捂着嘴,尽量地把身体往里缩。

坐在后排的妈妈轻声地对女儿说,“去把老奶奶请到这儿坐吧。”于是,乖巧的女儿就走过去,拉着老奶奶的衣袖让她过去坐。奶奶说不客气,她站一会就行,很快就下车的。女儿只好走回妈妈旁,妈妈摸摸女儿的头,“不要泄气,再试试嘛!”女儿又走到老奶奶面前,牵着老人的衣角,两只明亮的眼睛天真地看着老人,老人的脸上笑得像一朵盛开的菊花,她慈爱地抚摸着孩子红红扑扑的小脸,说:“真是好孩子,谢谢你!”然后就坐在那不舒服的位置上,双脚悬吊着。

车子继续往前开,这时一位魁梧的留着分头的售票员开始卖票了。他一边大声地吆喝着买票,一边利索地收钱扯票。不一会儿,就到了后边,他收了老人的两块钱后,就转向时尚女人。时尚女人笑眯眯地也把两块钱递给他。

他不接,黑着脸说,“不够,两个人是四块钱。”

“四块钱?”时尚女人的笑容凝结了,“我女儿不用买票。”

小分头说:“她当然要买票。”

时尚女人皱了皱眉,“不会吧?她不满十岁。”

小分头只好耐心地解释,坐车买票不管年龄,只管身高。凡身高超过了一米三,都要买票。

时尚女人嘟囔着说,“是野鸡车吧?以前她都不买票。”

小分头火了,“坐车买票天经地义,不要拿野鸡车来说事。”

时尚女人猛地抱起女孩,放在她的膝盖上,说,“她不占位置,这样不用买票了吧?”

小分头瞟了瞟女孩,轻蔑地说:“只要是在这个车上,只要是超过了一米三,无论藏在那里,都要买票。”

时尚女人气得大喊,“我们下车总可以了吧。”

小分头优雅地做了个请的动作。

望着车窗外毒辣辣的阳光,发烫的地面,时尚女人犹豫了。

小分头洋洋得意地,“如果你们要下车就快点;不下车就要买两张票,四块钱。”

时尚女人毫无办法,只好妥协了。她从小坤包里拿出了一个更加精巧的零钱包,找出四个一元的硬币,不屑地扔给小分头。

拿到了钱,小分头撕了两张车票给时尚女人,就朝车的前部走去。

看着车上别的人嘲笑的眼光,时尚女人梦游似地呆了几十秒。她气得满脸通红。突然她转过身,冲老妇人大喊:“老不死的,站起来!”

老妇人吓了一大跳,一哆嗦,拐杖啪地掉到了地上。还在发愣间,时尚女人噌地把老妇人拽了起来,把小女孩狠狠地按到了老妇人空出来的座位上。接着她又把手上的两张票撕得粉碎,撒向车顶,片片的碎纸象雪花,纷纷落下,落在浑身哆嗦着的老妇人身上,落在满脸惊吓的小女孩脸上,落在时尚女人漂亮的小坤包上……

 

 

 

作者简介与通联资料:

个人简介:蓝裕勤,女,广东兴宁人。笔名流星,佛山市作家协会会员。热爱教书,爱好写作,尤以散文见长,所写的散文里含有哲学的教化。走在高高低低的人生路上,始终安静,始终善良,始终伸出赤诚的双手拥抱缪斯!

综合文集《“您”在哪儿》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!

 

通联资料:佛山市南海区黄岐石门中学英语科组

邮编:528248


Copyright © 2013 Foshan Federation of literary and Art Circles All Right Reserved
佛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粤ICP备0509808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