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 |   加入收藏  |   留言板  
邮 箱: 密 码: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>网上文库>散文

柚子奇谭--庄子亮

发布时间: 2015-03-31 10:35:16   作者:   来源: 市文联

 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司机拿了我们的柚子

  

    那是在五年前的一天,我和母亲从老家坐车到深圳去。我们带的行李不多,除了一背包的换洗衣物,唯一费事的就是那个装着八个蜜柚的蛇皮袋了。上车的时候,母亲原本打算把蛇皮袋弄到车厢里去,但那个卖票的中年汉子却说碍事,因此,最后我们听从他的建议,把柚子放到行李仓里了。

 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平稳地行驶着,在大约走了两个钟头后,驶进一个服务站停下了,司机说车要加水,打算停10 分钟,要大家下车方便的赶快。母亲和我都有轻微洁癖,一向受不了大巴车卫生间的那种气味,所以见车停下,都紧锣密鼓地下车找厕所去了。大约两三分钟后回到车上,发现年轻的司机和那个卖票的中年汉子在驾座上开柚子,车厢里弥漫着芬芳的柚皮气味,见了我们,中年汉子似乎还挺热情,招呼我们要不要吃瓣柚子。

  但我一眼就认出那分明是我们的柚子。大家也许会奇怪,难道我们带的柚子上有什么标志吗?为什么我可以一眼就认出来?世上的事情偏偏就这么巧,司机他们偷我的柚子,好的他不拿,偏偏拿了那个皮上有黑斑的,而且我们带的柚子是那种当时比较少见的红肉柚,所以,当时的我无需打开行李仓去检查就可以完全确定那是我们的柚子。

  多么无耻的两个家伙!他们偷了我们的柚子,却又问我们要不要吃。我又好气又好笑。

  但我表面上不动声色,装作完全不知情的样子接过一瓣柚子就吃了起来,并就近在驾座旁边坐下,和司机以及中年汉子攀谈起来。

  我问卖票的中年汉子:“大哥,你们是哪里人啊?”

  “丙村。”中年汉子答道,并看了司机一眼,似乎在偷笑。

  “这是丙村的柚子吧?很好吃,吃起来和我家的柚子完全一样的味道!”我又说,同时留意他们的反应。

  “哦!是吗?”中年汉子和司机对望了一眼,狡黠地笑了,“可能是一样的品种吧。”

“一定是一样的品种!”年轻的司机用不容置辩的口气说。

 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司机被我们吓得不轻

  

    “也许吧。”我吃口柚子,叹了口气,接着说,“本来,大哥,你们那么热情请我们吃柚子,我也应该回请你们的,可是,这个时候不行啊。”

  “呵呵 。”坐在旁边的母亲轻声笑了起来,她察觉到我想做什么了吗?

  “怎么不行?你们不是刚好带出一袋吗?就送一个给我们嘛 !”中年汉子和司机又对望了一眼,呵呵地笑了。

  “可那是不能吃的啊 !”我一本正经地说,我看了母亲一眼,希望她不要出声。

  “怎么不能吃 ?”司机和汉子上当了,他们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。

  “说来话长了……真正的原因目前还不知道 。”我说,“但是上个星期我的大伯莫名其妙地死掉了,生前,他就吃了半个我家的柚子。”

  “你在开玩笑吧?吃半个柚子就死了!你家的柚子可以用来药老鼠了 !”司机和中年汉子哈哈大笑。十分钟时间快到了,下车的人已经陆续回来了。

  “是真的哦!”我眼皮眨都不眨地说,“至于我大伯为什么会突然死掉,我父亲猜测是因为柚子在栽种的时候施了太多的呋喃丹(一种剧毒农药),导致农药残留超标了。”

  “确实是呋喃丹超标了。”一直在旁边不语的母亲突然说。看来她也发现这柚子是我们的了,都说知子莫若母,母亲是个中学老师,女人的直觉加上一个中学老师的细致入微,看来我想做什么她已经完全知晓。

  “胡说。农药残留……那你们还带?”中年汉子显然被吓着了,声音有些颤抖。

  “我姐夫在深圳植物研究所工作,我们带柚子出去是想叫他化验一下,看是不是真的超标了,如果真的超标,那全部都不能卖了,必须销毁,不然的话,弄出人命来就麻烦了。”母亲轻描淡写地说。

  如果说那些谎言从我口里说出来还有点让人难以置信的话,那么,现在它从我端庄的母亲口里流出,说它是玩笑,估计也没有人会不信了。

  在我们母子一唱一和的双簧下,我们看到司机和中年汉子的脸色不约而同地变得惨白起来。

  “司机同志——怎么还不开车啊?”车厢里有人抱怨起来了。

  “开车了。妈,我们回座位吧。”我拉起母亲就走,心里暗暗得意。

  汽车缓缓地启动了,重新回到了高速公路上……

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假如……

 

  很久之后,我来到我母亲的墓前,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:假如当初我们能够抱着宽容的心态,不去设局整司机和卖票的中年汉子,还会不会发生那场惨烈的特大车祸?然而正如世间的所有假设,这一切,已没有了答案。

  1235伤——汽车从服务站行驶出才不过两三公里,便在一片乘客的尖叫声中冲破护栏,带着那个残忍的数字翻在一个深幽的山坳里……林木被汽车巨大的惯性摧残得七零八落,地上一片狼藉,到处散落着行李和人的肢体……而那个司机,据说驾驶技术本是最出色的……

我坐在轮椅上,想着痛楚的往事,此刻的表情,在外人看来,想必是呆滞无比的吧,墓地的阴风像是从阴曹地府吹来似的,冰冷地摇晃着我空荡荡的两条裤管。

 

 

(庄子亮,19825月生。作家,装置艺术家,中国客家文学院签约作家,2014年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高级研修班学员。2002年开始写作。迄今发表各类小说、散文、童话、诗歌80万字,著有短篇小说集《养乌鸦的人》。现居梅州。)

 

?

 


Copyright © 2013 Foshan Federation of literary and Art Circles All Right Reserved
佛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粤ICP备05098089号